Wendess

无法言语于是选择闭嘴

『Arno×Elise』夜寐

很久没发正文了。。。

刀子慎点。。。

内容多参照小说。。。

Arno×Elise

致我的爱人,愿梦中只有你最美的那面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1.
        他置身于黑夜,微光掩映下困意袭来。手中的笔悄无声息的滑落,溅起的墨汁沾染了白纸,他却浑然不知。

        他什么也看不到,却什么也看的到。眼前只有黑暗,但他却能感受到自己置身何处。

        啊,是凡尔赛。我就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 有人,有脚步声。纤小的人影出现在门庭后,他所看到的画面也随之动起来。Elise,他跟着Elise穿过花园和长廊,这是他们常玩的游戏。Elise比他灵活的多,也聪明的多。在他记忆里,幼时的她是个调皮但不失可爱的女孩。

        熟悉的石制阶梯与宽敞的庭院,八岁大的他跟随着八岁大的她。他们正试图去拿放在桌子上苹果,同时,他们四周不乏背着毛瑟枪巡逻的士兵。

        他拿到了苹果,接下来,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?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——一声叫喊。这是他生活中的转折点,深陷于梦魇中的他努力的停下自己的脚步,努力的去逃离,努力的不让自己看到任何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 但他不能。

        手中的怀表惊落在地,发出一声脆响。他从梦中惊醒,不觉已是一身冷汗。眼前是被墨水沾染的信纸,他在写信,写给谁呢?他记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Elise的遗物被他放在柜子里,而他的日记正在自己的手边。他又一次翻开,又一次阅读,又一次合上,又一次黯然神伤。

        他记起来了。他要写信给谁了。

        我的挚爱。

        Elise.

2.
        他瘫在椅子上,身体的疲累与疼痛正督促他去休息。他草草看了几眼Napoleon给他的密信,简单的清理和包扎伤口后,他又坐回椅子上。

        在沉默与宁静之中,他闭上了眼。

        从那天起,他时常能梦见Elise,梦见小时候的两人在树篱迷宫中冒险;梦见他和厨师搭话,好让她去厨房偷火腿;梦见她从窗边经过,而自己正在上可恨的代数课……正如他所知道的,Elise是个坚强的女孩,而他也万分希望自己也能如她那般坚强。

        在她死后的每一天都如此祈祷。

        今天,他如愿以偿。他梦见自己变成一只鹰,盘旋在巴士底上空。他的身下是涌动的人群,他们挥舞着三色旗,叫喊着冲进巴士底狱。那个时候的他正在城垛上,对,他正跟着Bellec跑到城垛上。当时的他被紧追而至的追兵逼上城垛,张开双臂以一个信仰之跃落入水中。此时,他透过鹰的双眼,看到了他自己,也看到了Elise。

        他知道的,在看过她的日记之后。人群阻隔了他和她,她拼命地靠过去,大声叫喊着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 如果,如果那个时候,他看到了她,或者听到了她的叫喊,一切似乎会大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 可是没有如果。

        他依稀梦见她拿着枪指着他的头,眼中遗憾与恨意混杂而出。她无比清楚,从此以后,两人分道扬镳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是刺客 而我是圣殿骑士。”

        可这又怎么样呢?Elise。

        你远比我经历的多,我们生来站在不同的阵营 但我们的人生之路是如此相似。或许那个时候你不该将这条界限划的如此决然,无论你是圣殿或者我是刺客。

        我依然爱你。

3.
        拿起刀,或者剑,一切可以用来伤人的武器,让这些没有生命的冷血暴徒啜饮鲜血。他几乎每天都会干这种事。多年前的巴黎不会在意她个别子民的生死,现在的巴黎也依然不在意。

        有时候,他会停下来,去思索人的生命为何如此脆弱,如同破裂的瓷器永远无法复原成最初的模样;人的命运为何如此轻率,几秒钟的差别便可天翻地覆。

        答案就是没有答案。

        人死后若是会在另一个世界继续生活,那么他生前的痛苦会随之而去吗?

        他干净利落的解决对手,不愿拖泥带水。

        “愿这样可以减轻你的痛苦。”

        他没有停留,突发的慈悲不能阻止他前行的道路。

        不能。

4.
        他手捧一束鲜花,轻轻的放在Elise的墓碑前。上一次他来到这里,想了很多,也说了很多。可今天的他一语不发,静静的站在墓碑前。和煦的阳光打在他身上,天气很好,空中的些许霾也被驱散。自然而然的,他回忆起了很多还称得上美好的时光。

        不过,再美好的东西在眼泪下也会变成一道道伤疤。在动乱与对立中,两人艰难的维系着爱情,即便是在她走后的许多年里,对她的记忆也未能消退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知道吗?Elise,我做了一个梦。我梦见在圣殿古墓里,我看见我抱着你逐渐冰冷的身体,无言但悲痛欲绝。我像个旁观者看着那时的我和死去的你。然后,你相信吗?我看到了,看到另一个你。那个你像个幽灵——抱歉。你像透明的雾,光透过你的身体,打在地上。你看了一眼即将气绝的杰曼,回过头来对我微笑。”

        我会告诉你那个笑如此温暖,足以融化我的心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把手放在我的肩上,呼唤着我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    他把手放在墓碑上,用温柔的眼神长久的注视着。

        “Just like it,Elise.”


       

评论

热度(10)